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時光之城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時光】蒲公草里的村莊 (小說)

精品 【時光】蒲公草里的村莊 (小說)


作者:南寒 白丁,79.8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3559發表時間:2019-07-24 14:38:27
摘要:謹以此文,致我曾在大地上行走的父親,以及在苦難里不得醫治的人們。

【時光】蒲公草里的村莊 (小說) 題記:街上臟兮兮的,因為天上老是落下墨黑的灰屑來,也不知是從哪里來的灰,一年四季,好像時時刻刻總在落,連雨落下來都是黑的。(殘雪)
  
   1
   今天是九月三十日。天陰,有風,不宜遠行。父親走失于這個深秋的黃昏,從此,我沒有再見過他。我站在雨中,濕漉漉地看著一個老人坐在房檐下,望著天,慢慢地將煙葉按進煙斗槽里,我一直等火花明起,但沒有,老人只是不停地吧嗒著嘴,沒有煙吐出來,就那樣吸著,望著天。
   老人輕嘆著氣說,一村子的草藥都沒地兒曬了。
   老人收好煙袋,折回屋里,一扇破舊的木門將我隔離在外,我就坐在老人坐過的矮凳上,在地上拾起一個火柴盒,晃了晃。
   我想我應該回來了。
  
   2
   起初,我停在雨中,不必在意誰造出天地,除了雨,以及那個老人的灰褂,我不能辨出更多顏色。河水流逝,草木旋轉,直到我看見門框上掛著一把生銹的鐮刀,在光陰中幽幽一亮,一種痛感就從腳底向上蔓延。
   我看到父親,他攜帶著我的童年和他的鐮刀,游走在蘆葦叢里。起風時,頭上的蘆葦穗子掀起波瀾,漫無天日。我赤著腳喊父親,父親說,我在。父親手中的鐮刀在風里不停揮閃著,它照亮了我的眼睛,風落下時,一大片空地躍然眼前。父親將割下的蘆葦捆成捆,坐在上面,卷著煙。我站在這片空地上,迎著光,憑空生長著,腳底被割傷,我喊父親。父親說,我在。父親抓了一把小薊草,搗碎,傷口裂開血和唇,明艷得讓人心碎,不安的紅,在混著光的空氣中遲緩飛賤,凝結,像透過細密的窗紗,看到薄薄流動的霧氣,我從中聽到蝶舞,和飛羽有序的律動,熱切而又危險。
   父親背起我,奔跑著,席卷著一身的泥土,我能嗅到他的生氣和喘息,我回頭看那片空地,大到以為那將是我整個世界。我笑著,一顆絨球,在陽光中破碎,散開半空的蒲公英種子。
   我落在雨中,我喊父親,但只有雨在靜靜地下。我漸漸感到目光聚焦,色彩開始還原,我看見像瘡口一樣的綠苔,斑駁著,沿著青石路向遠處伸去,我被歲月剝離在這兒,回來時,仿佛把村外的重癥和全民族的虛弱也帶進這里,我咳了一下,整個村莊有些微顫,噴嚏在空氣中四處潰散。我朝天空吸氣,有森林的味道,和泥土腐爛的氣息,幾只山鴉在林子里撲愣著,它們突然跳出來時,我生出大病初愈的饑餓感。
  
   3
   村莊一直沉默著。內部高低不平地錯落著用石頭壘起來的房子,用一只鷹的角度看下去,村莊顯得雜亂,但每一處房子又是獨立的,相互間隔著籬笆,只有人走動的時候,才會感到生活是一場碰撞。
   我獨自在村子里游蕩著,像一條曲折的線,從一戶走到另一戶,將整個村子連起來,沒有人,沒有雞犬不寧,熟悉到沒有意外。我仍能憶起一只老狗,慵懶地伏在夏日的門前,默默地看著村里正在老去的事物,它讓我感到厭惡,它也熟知我的厭惡,但它沒有猜到,在某個夜晚我們圍著一口肉鍋吃掉了它。那個夜晚,我厭惡而無限飽足地躺在夜空的稻草下數星星,或許,一支煙后,我可以如此終老一生。
   然而,當一頭骨瘦的老牛,紅著眼踩著泥濘向我沖過來時,我才意識到我是個陌生人。我掉過頭拔腿就跑,仿佛穿過林子,穿過群山和沼澤,我能聽到風聲,或是我在父親背上的奔跑和喘息聲,我喊父親,直到我重重地撲進泥水中,我想我這輩子算是完了。我回過頭,想看看后來我是如何被惡意斃命。
   我看到一條粗麻繩在木樁上打了個結,繩的另一端拋出條弧線,一個身影落地后,繩子就在地平線上抻直了,瘋牛被絆倒,有人一個橫空飛躍落在牛背上,按住一個牛角,另一只手的鐵器就重擊在頭上。瘋牛轟然倒地,前腿跪下來,后腿半撐在地上,掙扎,哀哞著,眼里不停地有淚水涌出來,一把寒意凜然的剔骨尖刀,刺進脖子里。
   血水混著泥和雨水,在地上淌著,向四周哀怨地彌漫,那人打了個響亮的口哨,空蕩的村莊,漸漸有人圍過來。這里顯然成了屠宰現場,刀在牛的體內隨意游走,開膛,大范圍肢解,人們拿著麻袋,靜靜等待。我看不清他們,就像他們從不需表情,他們不吵不鬧,分好肉,每個人對著牛的尸體細細碎念著什么,然后雜亂而又有序地離開。人們怎樣憑空出現,就可以怎樣消失,一切都很有默契。我趴在地上成了一個擺設,我生于此,認得這里的所有人,但此刻,我們又形同陌路。
   雨靴臨近,那個屠夫,漸漸在我的眼前高大起來,我看到斗笠,和一身及膝的蓑衣,斗笠下仍是表情不詳。我隱約看到,他肩上扛著的牛腿在微微抽搐。他從我的眼前走了過去,我爬起來,顧不上腳傷,跟著他,我別無選擇。
   確切地說,我是跟著他,像瞎子一樣摸進屋子里的,我停在門檻里,聽見他咕咚咕咚地往喉嚨里灌水,水瓢在缸里舀水,洗漱,噴出一屋的水氣,一切與水有關的聲音都如此清徹。直到木榻因受力而嘎吱地響了一下,屋子里安靜下來,我嗅見醞釀了很久的濕氣和霉味。我們一言不發,直到木榻又響了一下,我聽到冷刃出鞘,切入尚有溫度的牛肉里,如絲順滑,我確定,他不需要眼睛,也熟知夜里所要做的一切,就像他本能的咀嚼聲。
   我問,為什么不點燈?沒人回應。我摸出火柴,劃出火光,照亮了木榻和榻上坐著的人,他垂著篷亂的頭,在牛腿上片肉,塞進嘴里。我感到反胃,吐了口酸水,然后屋里一黑,只剩下燒焦的火柴梗在手上。
   我說木又,木又,我就知道是你。漆黑中,我恍惚有了雙眼睛,居然能看清屋里的一切,很臟,但每件東西都擺放整齊。我動了下,隨手就摸到了燈線,如早已熟知位置,一拉,線卻爛掉了。我開始在夜里翻箱倒柜,沒能翻出一根蠟燭。轉身移到廚房也沒有干柴,掀開鍋蓋,仿佛看到整個大地都在荒涼,屋角結著蛛網和灶灰。我說,難道你們整個村子都不點燈,柴禾也沒有,都不食人間煙火了嗎!木又靜靜地片下來一片肉,沾著鹽巴在暗里咀嚼著,他看都不看我,但我知道他藏著一雙眼睛,他遞給我一片肉,我沒接,向門外走去,在推開門的那刻,我說,好久沒見了,我真的很想念你們。
   我走出門外,木又在屋里問,你的火柴哪里弄的。我說撿的。說完這話后,我打了個噴嚏。我在村子里暗暗地走來走去,不計時間、后果,天還未明,整個村莊卻在我的眼前蘇醒,越發明晰。我知道,我已經能像木又一樣恢復了分辨夜色的能力。
   只是,我已經很困乏了,身體止不住顫抖,我看到蒲公草的種子飛舞著,結成大朵的棉絮,像雪一樣撕下來。我只需動動手指,就會和整個村莊一起沉到土里,掙扎或是放棄,如溺水的人,反復強調自我和危機意識。算了,還是回家吧,我這么想,一念之間,我看到了一片蘆葦,父親在那里割出一大片空地,用石頭和他年輕的力量在那里壘出房子,開荒,建農場,忙亂,卻大有可為,事就這樣成了。
   當一棵榆樹在院子中央長出樹冠的時候,父親倚在樹下,抽煙、打盹,頭發白了。我領著獵狗們,在父親劃出的領域里走來走去,看作物熱烈成長,禽畜成群,看陽光滾過馬的肚子,鬃毛發亮。當母親喊我們吃飯時,這一切仿佛就可以如此生生不息了。
   那時,天很高,秋日無邊,我和木又坐在風里,看著夏枯正趕著羊群往河邊飲水,我們就這樣用同一雙眼睛看著,木又問,這幅畫好看嗎。我說好看。木又問你喜歡嗎。我說當然。木又淡淡地笑著,握了下我的手,我們內心彼此暗暗較勁。夏枯從遠處跑來,硬是擠進我和木又的中間,她搭著我們的肩膀,看看我,看看木又,我們一起笑著,看著羊群,看著遠方。
   我興奮地說,我們在這里搭個棚子吧,以后就住在這里,屋子里塞滿稻草,躺下來就能看到星空。木又站了起來,拾掇了一堆干柴架在石頭堆里,點燃。我和夏枯坐在草地上,講南方的春天。木又拿出彈弓和石子,向河邊走去,再回來時,手里已多了一只拔了毛的野鴨子,木又說,估計它也想等明年開春回來時在這里搭窩,生兒育女什么的。我不言,看著鴨子赤裸裸地在火中被翻滾著,表皮下的脂肪在火中呻吟,我說這太殘忍了。木又問,你要吃嗎。我看著漸漸被烤得泛黃的肉,聳動了下喉骨說,當然。
   從丑陋殘忍,到生動可人,只需要一個消化過程就足夠了。不需要罪感,一個貪戀,就能讓食欲飽滿得像圣徒一樣,不斷地想贊美火與秋天。我無限飽足地躺在草地上,看著耀眼的天空,感覺我正慢慢地塌下去。
  
   4
   你醒了?有人問。我仿佛看到燒焦的火光,在眼前撲朔迷離,我努力地重組意識,反問,這是哪兒。
   我確定應該是醒了。屋子很暖,被火烘過一樣,我熟悉屋中的一切,熟悉到幾乎聞不見自己身上的味道。床頭一盞燭火,我看到光里的人,我說,你是夏枯。她暖暖笑著。我說,我到家了,但父親為何不在。夏枯端著藥湯,熱氣在眼前迷朦著,我一口喝下去,咽喉苦澀,身上開始發著虛汗。夏枯坐在燭光里,以至于我看不清臉,她說,你回來時發著高燒,倒在路上,我把你背回來的,你沒那么重。我不言,為了否認我的虛弱,我一躍而起,沖出去,將壘院墻的石頭,一塊一塊全拆下來,雨依舊下,天發昏,如我持續的高燒。我低下腰,虛喘著,一把傘撐在我的上方,我說,我們還年輕,但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。夏枯說,你說的對,我們都在一廂情愿地忘記,走吧,我們一起逛逛,我或許可以幫你找回些什么。
   我確定,我遇見過傘下的人,走進漫長的雨季,拖著泥漿和夜色,在仿佛總也醒不來的夢里走著,遇見很多的人,走著走著人群開始重疊,直到合并成一個人走著。
   我說,我。
   我走后,這個村莊像被下了詛咒,從此沒有晴過,陰雨連綿,苔蘚覆蓋的村莊像到處長滿了傷口,沒有人知道這里,這里的人和一切,仿佛都隱居在地圖里某個點上,暗暗地荒蕪著。我想確認,這個無人問津的村莊已經被廢棄了,煙囪沉寂著,所有關于生存的方式,都需要自給自足。村子里無人可見,但我知道,每一扇窗戶里都埋伏著一雙眼睛,那樣的眼睛讓我渴望孤獨,渴望聲音在陽光里聚成語言。
   我感到渴望和饑餓,于是我用了許久的時間敲開一扇門。終于有人出來,是個枯瘦的老婦人,用那雙惶恐的眼睛反復打量著我,隔著安全距離,最終她在門縫里說,哦,原來是你,你終于回來了,我想你肯定是餓了。老婦人將我讓進門里,從面袋子里舀出半碗玉米面,端過來給我,吃吧,把面泡進水里拌下,水管夠,咱們村從不缺水的,哭都能哭瞎了。我遲疑著,毫無食欲,我說阿婆,我不餓。老婦人就笑出聲,有些咳,你啊,肯定是認不出我了,我從小就和小夏一起放羊,你說我是誰?我突然感到有刺梗在喉嚨,她又指著胸口說,人如果這地方老了,其余地方就全死了,這個村子的雨啊,快下了大輩子了,整個村子連一盒火柴都沒了。我下意識地摸出火柴說,我有。老婦人眼睛突然亮了下,整個屋子也仿佛跟著亮起來。但很快又暗了下去,她搖搖頭嘆息,下了大半輩子的雨了,能燒的都燒了,你覺得還有什么。她起身,顫巍巍地將發了霉的玉米粒放在石磨里,慢慢地推著,她說,吃吧,和你不一樣,我們窮盡辦法弄吃的,活不下去,至少還可以死,你還年輕,走了就別再回來了,年輕人不該在這里,哪怕一個好人,在這里都會發霉壞掉的。
   我一口氣將水喝盡,那是雨水的味道,我將玉米面又倒回袋子里,走出門,老婦人停下來伸出胳膊說,你的火柴能給我一根嗎。我不言,看見她裸出的皮膚上開始生瘡,我摸出一根火柴放在桌上。
   我順著電線桿倒塌的方向走去,經過年久失修的危房,荒野,廢棄的稻田,荒草胡亂生長,我隨手抓了幾把葡公英塞滿衣袋,邊走邊吃,越走越苦。后來我終于明白,村子里并非無人,我看不見他們,是因我從不在他們的疾苦里,等我意識到這點時,就漸漸感到燒退了,漸漸有一些熟悉過的身影,在我眼前浮現。野地里有樹枝搭的棚子,有人在那守著,野菜剛長出來,就被挖掉了,他們彼此監視,對峙。有些人在水里,在山里,或是林子里,狩獵,捕魚,捕蛇鼠,一只鳥都飛不出去。整個村子的人,守著他們各自的苦菜,雨水,瘡毒和饑餓,還有些人,正悄悄地死去。
   我坐在樹下,大口嚼著蒲公草,越吃越有種病愈的錯覺,我感到身后有人影慢慢靠近,我一回頭,幾個人鬼魅般地作鳥獸散,他們遠遠地窺探我,我就和他們對峙,其中一人拿著柴刀慢慢走過來,我認出了他,我說,我們聊聊,拿我當朋友就把刀放下。那人慢慢移到我對面蹲下來,把刀放下,看著我,我說都是朋友,沒必要防著我。那人將衣袖褲管卷起來,指著皮膚上的潰瘡說,沒別的,我是怕傳染給你,整個村的人都這樣。我挪過去,想試著揭開他的瘡口看看,那人本能地抬了一下手,收緊衣領說,別看了,一個瘡口,最后會蔓延全身的。我問那你們怎么辦。那人苦笑說,你我都是在這里土生土長的,我現在真羨慕你還能用你們這個代詞,將你自己從老弱病殘中挑出來,無疑你是幸運的,你皮膚還那么凈。我說,你誤會了,我是想怎么幫你們。那人笑的有些不屑,又嚴肅說,你想都別想,你沒那個能力,因為你不是木又,整個村子只有他才能說別人不敢說的話,他說,我們是在和天爭奪命運。

共 9399 字 2 頁 首頁12
轉到
【編者按】小說一開始展現在讀者眼前的就是一個冰冷的世界,這個世界充滿了險惡,頹敗,疾病,灰暗和冷漠。對于一個被疾病深入浸潤過的村莊和村莊里居住的人們而言,藥物稀缺,治療是難能可貴的。在漫天大雨,遍地潮濕,人心叵測,沒有火、陽光與任何信任的日子里,生活是痛苦絕望的,沒有一點出路,沒有一絲亮色。好在作者并沒有帶著讀者一直沉浸在這種萎靡的日子里沉淪到底,沒有繼續渲染那些不堪的歲月里令人疼痛的晝與夜,而是略收筆鋒,將生活撬開一條縫隙,給文章和文章里的人物進行了絕地救贖,那片似有若無的蒲公英給了人們最后的希冀,在一個偌大的空間里完成了一次心靈與肉體的挽救。我、父親,作為故事中一個必然存在的核心人物,無論是年輕還是晚年,都起著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,人與人之間無言的對白,歲月和歲月之間無聲的碰撞,或者一切悲喜,全部通過這個人物,像一副水墨畫一般無限熏染擴散開去,才有了讀者面前這篇顏色特異的文章。文中的木又似乎站在我的對面,將我和我的內心襯托得更加清晰明朗,使我這個人物越發立體。夏枯就像一個調色板,把我需要的任何顏色都準確無誤地調得恰到好處,同時也展露出她自己的本色。小說烘托出的背景龐大,但真正出場的人物并不多,作者卻在不疾不徐的敘述中將無形的苦難、哲思、人的深刻認知和深層的精神內核,用對比式輕松展示,讓愛與被愛顯形,讓陰雨和陽光對峙,讓期冀與絕望廝殺,讓善良同邪惡搏斗,讓團結和分散絞扭,最后,是朦朧中的覺醒,哭泣中的感嘆,痛苦中的喜悅和黑暗后的黎明。就好像給了暗黑一縷曙光,文章最后,作者也帶著讀者走出了那份困頓,讓人心境逐漸輕松,同時了解苦難是暫時的,疼痛終會消逝,既解脫了文中人物,也解脫了讀者。一篇具有蒙太奇手法的小說,有剪輯,有組合,有分接,最后卻首尾銜接緊密細致,值得推薦共賞!【編輯:紅袖留香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F201907270003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紅袖留香        2019-07-24 14:42:56
  蒲公草里的村莊,不是一般的村莊,那里有黑暗,有痛苦,有疾病,有絕望。但同時也有雨后的陽光,有愛,也有痊愈。讀這篇小說,要一字字一句句一行行仔細認真,反復咀嚼,否則,你絕領會不了作者潛在的寫作意圖。
有個性的人不需要簽名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南寒        2019-07-24 21:06:18
  回來時用手機打開網站,突然看到稿子被審出來,再次感謝時光,和紅袖老師的用心編按,我已別無所求了。謝謝您理解。平安。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一朵回憶        2019-07-25 09:10:18
  命運是天定的,也是受外界影響的。逃避不是生命的本態,苦難也不是生命的承受模式,更不是終結。小說關注的是自我覺醒與救贖,更加關注外界對村莊的污染,以及環境對身在其中者心靈的麻醉與破壞。希望與苦難同行,內心深處,每個人都需要哲思,尋找并面對現世的變化,陽光就會驅散冷雨的灰暗。
   跟隨作者意識形態的變化,靜觀老年的“我”與現在的“我”,這個漫長的生命鏈是多彩的,豐富的。每個人物具象皆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了。
   靜下來讀南寒老師的小說,試圖跳出那個灰暗的村莊,朦朧而模糊的人物卻在眼前蘇醒了。這就是文字的魅力吧。
   個人理解,未必正確,請略過。
   拜讀,學習。祝快樂,夏安!
時光是一朵清澈的回憶
回復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南寒        2019-07-25 12:50:09
  也很感謝阿朵的評。榮幸能夠在時光遇見這么多出色而默默付出著又不求回報的編輯們,向時光致敬。愿一夏清涼。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專業補漏        2019-07-27 17:09:40
  好小說,拜讀,點贊。
生活……
共 3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ag捕鱼王视频 湖北11选5-top遗漏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综合 广东十一选五360数据 体彩p5开奖历史记录 蓝洞棋牌正式版下载 江苏老快3遗漏数据360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十 足彩4场进球18158期对阵 福建快三讨论群 青鹏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 胜分差 广西快三计划app 易发棋牌游戏平台 澳门赌场 百赢棋牌ios最新版下载
湖北11选5-top遗漏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综合 广东十一选五360数据 体彩p5开奖历史记录 蓝洞棋牌正式版下载 江苏老快3遗漏数据360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十 足彩4场进球18158期对阵 福建快三讨论群 青鹏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 胜分差 广西快三计划app 易发棋牌游戏平台 澳门赌场 百赢棋牌ios最新版下载